為什麽你的華為手機比別人的卡?原來是這些設置在搞怪

”  徐小平說,為什麽機比別人未來蔡文勝旗下有很多公司還可以上市。

華為手的卡原來創業之心不死的楊寧便順理成章地加入了。 金誌雄簡曆中的部分個人介紹“如果選擇大公司的高級管理崗,這些設比如技術總監,這些設下麵帶幾十幾百號人,領導又會擔心我在創業公司自由慣了,能不能融入進這種規模的團隊。

為什麽你的華為手機比別人的卡?原來是這些設置在搞怪

我們預估做出第一款遊戲大概要30萬,置搞怪當時湊齊50萬就覺得肯定夠了,不需要再找投資人。每一次賠錢後總想著賭一把,為什麽機比別人再賭一把,為什麽機比別人萬一下次回本了呢?而驅使他們繼續的心理是不甘也是無路可退,結束豪賭、直麵慘敗現實的過程並不輕鬆,與其這樣不如繼續活在那個為理想而拚搏的光輝美夢裏。對融資市場過於樂觀的李進團隊,華為手的卡原來也正是在2016年年末因資金鏈斷裂,正式宣布破產。所以即使連續3次創業都以失敗告終,這些設他還是想去一家創業公司擔任類似“合夥人”的角色。”第二家公司是第一次創業失敗後,置搞怪前同事推薦給他的某個做遊戲的前BAT高管創辦的,當時公司已有天使輪投資,就缺技術合夥人。

但泡沫破碎後總要歸於現實,為什麽機比別人雙腳踩在堅實的土地上,才能在這個世界得以生存。離開第二家公司後,華為手的卡原來楊寧在休息期間又目睹了一位創業朋友的失敗:華為手的卡原來那是一家公司完全由投資人持股,CEO隻占2%股份的創業項目,最終被投資人左右,以失敗告終。因此,這些設在某些情況下,期待老板給予我們幸福感會讓我們變得情感脆弱。

另一項研究發現,置搞怪談判中,比起那些心情愉悅的人,心情不佳的人能取得更好的成果。他們當中,為什麽機比別人感覺到“不幸福”的人群比例幾乎與低收入群體(年收入1-3萬元)相當。1.好多公司都希望讓公司的員工感到幸福,華為手的卡原來因為管理者認為,這樣員工會更愛工作。坤鵬論認為,這些設人有七情六欲,這些設少了一個都會失衡不完整,就和那句名言所說的一樣,人生就像心電圖,一帆風順就掛了,情緒也一樣,有起有伏,敢愛敢恨,才算心理健康,否則不是傻了就是瘋了!隻有品嚐過痛苦,才會知道幸福的甘甜!從今天開始,別再執念幸福,可能幸福就會在明天的燈火闌珊處!最後的最後,再補充一句忠告:現如今,你可以做的讓你未來肯定能幸福的事情,就是用盡你的洪荒之力把手裏的貨幣換成優質資產!凡是那些現在高喊90後就別買京滬深的XX了的人兒,要不是不懂經濟,要不就是明知故騙,嘩眾.......取寵!絕對是又一個說自己賣房創業,其實去香港炒股賺了又回北京買房的羅振宇!坤鵬論由三位互聯網和媒體老兵封立鵬、滕大鵬、江禮坤組合而成,坤鵬論又多了位新成員:廖煒。

4.那些非常重視幸福感的人也更為孤獨,越是想追到幸福結果往往背道而馳,在追求幸福上投入過多精力會讓我們中斷與他人的聯係。當然,人幸福感不足的原因,還在於擁有越多,越怕失去,經濟條件好了,最怕的是未來會失去,賺的錢越多擔的責任越重大,再加上近些年經濟形勢不好,生意不好做,心理壓力大,身體疲勞,健康堪憂,更是讓人想幸福都幸福不起來。

為什麽你的華為手機比別人的卡?原來是這些設置在搞怪

盧梭認為,幸福就是坐在一艘船上,漫無目的漂流,就像上帝那樣。 2012年,國慶節央視《新聞聯播》播放了一組在街頭隨機采訪普通人的新聞,采訪主要隻提及一個簡單的問題:“你幸福嗎?”後來經過互聯網的洗滌,這個問題被演變成了無數版本,最經典的莫過於:“你幸福嗎?”“我姓曾!”對於幸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但打動屌絲大眾的答案應該是:升職加薪、當上總經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這個樸素的答案背後,其實蘊含的最大信號就是有錢!當年那首網絡神曲——有錢了!有錢了!可我就不知道怎麽去花!其流行的最大原因就是,廣大屌絲群眾多麽多麽希望錢多到不知怎麽花!但是有錢真的就幸福嗎?美國有個幸福經濟學的鼻祖和奠基人叫伊斯特林,他在1974年提出了一個讓人很沮喪的理念,那就是一國的經濟增長未必會換來生活滿意度的改善,這個主張後來被人們稱為伊斯特林悖論”(EasterlinParadox)或是“幸福悖論”。相信在談到“你幸福嗎?”這個話題時,不少人腦海中浮現的是:趙傳在《沉默的羔羊》中聲嘶力竭地唱著:幸福對我來說,其實是一種傳說!人一直在追求幸福,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然鵝,結果常常是找也找不到!幸福感是一種看不見,摸不著的感覺,擁有時你不覺得,失去時你才突然“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其實早在18世紀以來,人們已經發現,追求幸福是一項繁重的負擔,一項永遠無法完美履行的責任。

這表明,當我們視工作為幸福的最大來源時,我們就會在變革時期變得情緒上異常脆弱。坤鵬論回想起來,還真是這麽個道理,這麽多年來,最幸福的時候就是年收入沒超過10萬,還有個真心愛人天天陪伴。即便是一點點小挫折都會被他們解讀為被老板棄用的證據。3.那些期望從工作中尋求到幸福感的人,往往會變得情感上無法滿足。

另外,前幾年央視大數據的調查也發現,“收入多少”與“幸福感”會呈一種“正相關”的關係,但是,年收入在30萬形成了一個幸福的拐點,超過30萬的家庭隨著收入越高,幸福感逐漸下降。而且這篇論文充滿了大量數據分析,讓人想反駁都無力還手。

為什麽你的華為手機比別人的卡?原來是這些設置在搞怪

這些亟待解決的頑症都因社會發展落後於經濟發展所致,中國社會科學院的報告就曾測算,中國社會發展比經濟發展落後至少15年。人往往在生重病時會不由得感歎,有什麽別有病,我寧可失去一切,我隻要健康!不過,健康也和收入、學曆等相關,有老話說,財多身體弱,隨著月收入的升高,健康指數先上升後下降。

一味地關注幸福的追求實際上會讓我們更加不開心。為了尋找幸福感,坤鵬論查閱了大量資料,越看越泄氣,為了讓大家和我們一起泄泄氣,下麵就整理幾條讓你不幸福一下吧。而在咱們國家,沉重的房價,老有所養,病有所醫,失業有保障,都不令人滿意,自然讓更多的人,特別是已經肩負有家庭重任的人們總是惶恐未來雖然很多商家都在大量製作VR內容,但是他們的內容並不能多平台通用,用戶又不可能去為了某些內容去購買多套VR設備。也幸虧在這兩年VR爆發之際,HTC做出了口碑還算不錯的Vive,不然的話連轉型都會很難。在這組數據中,Vive銷量排名第四,HTC與前三商家有不小的差距。

這意味著,廠商們仍舊需要在研發上投入海量資金。由於材料、工藝、配件、技術等成本都很高,加上出貨量並不高,導致成本過高,售價也就偏高,普及速度大大降低。

好在,HTC沒有像其他手機廠商一樣直接關門大吉,它還有VR業務,這成為HTC的救命稻草。紮克伯格就曾在訪談中認為,VR市場增長速度過慢,要建立VR產業的生態,樂觀來看需要五年或十年,但也有可能耗時15-20年。

同時,HTC的競爭對手也是很強大,三星的技術實力異常強大,穀歌以技術研發見長,索尼的遊戲內容獨一無二,Oculus背後有Facebook的海量資源。雖然各大手機廠商都也都推出了VR產品,但其主營業務還是手機,包括其他正在做VR的廠商同樣也是身兼多職。

HTC要想在這一眾對手中搶奪市場份額,定然需要費一番力氣的。第五,VR設備舒適度不夠,這屬於技術問題。但是2016年Vive的表現也不是太好,根據SuperData在2016年12月初發布的報告數據,穀歌Cardboard類年銷量約為8440萬台,三星GearVR約為231.6萬台,索尼PSVR約為74.5萬台,HTCVive約為45萬台,OculusRift約為35.5萬台,穀歌DaydreamView約為26萬台。因為家用PC機的性能普遍滿足不了VR的要求,所以VR設備無法更好的適配這些機器,不能作為PC機外設來使用。

但VR市場規模短期內難以突破,2年後或不會迎來行業爆發說起來,VR這條路其實也不好走,因為VR距離成熟的商業環境至少還有3-5年。VR行業發展受阻Vive對手強大,HTC未來發展仍有很多未知除了市場份額,對於VR產業來說,還有另外的因素阻礙VR產業的發展:首先,是價格。

對於HTC的手機業務的興衰,我不想給予太多評論。微信公號:王吉偉(jiwei1122)】document.writeln('關注創業、電商、站長,掃描A5創業網微信二維碼,定期抽大獎。

整體上,現在做VR的廠商都是在為將來做布局,未來產業的主要特點就是前期持續投入,後期才能坐享其成。這個曾經名噪一時的智能手機巨頭,從之前滿載榮譽到現在不得不賣身謀求轉型,在一眾國產手機的背後倉皇謝幕了事,著實令人唏噓。

這四點原因恰好涉及到生產、技術、市場以及運營,是一個企業的核心要素,但是HTC在哪一點上都沒能把握住主動權。換句話說,一直到手機業務退出曆史舞台之前,HTC仍舊隻是個手機組裝工廠,與富士康等代工廠商最大的區別,估計也就是其所擁有的HTC品牌了。因為在這些年裏,HTC沒有在手機供應鏈上的任何優勢,沒有專利,缺少技術及研發,也沒有生產零部件的能力,想要跟諾基亞、微軟一樣單憑技術專利就能有相當大的收入是不可能的,想要轉型成為手機零部件生產供應商也是不可行。但是要在手機這個領域繼續生存已經不現實了,不如將全部資源都投到接下來即將爆發的VR行業,起碼競爭還沒進入紅海。

後期的HTC,處處都要受製於人,更遺憾的是HTC長期安於現狀,在後麵5年的時間裏,哪怕能解決其中的一個問題,也不會這麽快就敗家。企業在麵對激烈變化的環境以及嚴峻挑戰競爭之時,為謀求生存與發展,往往不得不做一個總體性、長遠性的打算。

如果這些問題不能解決,或者繼續複製HTC手機的運營模式,HTCVive在未來的發展中,將會同樣麵臨前麵所提到的問題。在總體市場規模上,SuperDataResearch曾有一份報告顯示:2016年末,VR市場規模有望達到51億美元,2017年這一數字將躍升至89億美元,2018年將達到123億美元。

舒適度不夠意味著體驗差,大部分VR設備不能解決眩暈等問題,主要是因為很多技術難題很沒有攻克。HTC要進入這個行業,仍需要大量的投入去做技術研發、內容生產以及更多的戰略布局,才有可能搶占更大的市場份額。

鄭曉玲
上一篇:90後存款為0的真實原因
下一篇:洪欣在張丹峰風波後首現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