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下架多款「屏幕使用時間」類應用

  當前人工智能領域的人才是稀缺性人才,蘋果下創業公司也很難去搶到優質人才。

架多款”nicoico母公司Dwango董事兼成員夏野剛在一則采訪中說道:“每個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屏幕使所以這一次可以說是‘超乎尋常’。

蘋果下架多款「屏幕使用時間」類應用

2007年9月底,用時間niconico上關於初音的視頻數量就超過了2000個。如果沒有用戶在平台上這一切自發的創作,類應用無論是niconico還是niconico超會議都無法得以延續。甚至目前還有一種現象:蘋果下同樣的動畫或者影視劇如果存在兩個視頻,蘋果下那麽用戶會更傾向於選擇彈幕多的那個——彈幕越多,視頻討論的熱度越高,看起也更加有趣。架多款“niconico的用戶群一直偏向於20多歲的年輕人。大家開始躲進自己的房間裏獨自上網,屏幕使和世界連接的速度更快了,但人們也隻是沉迷於自己熱衷的東西,不再願意為不感興趣的事物多費時間。

作為官方生日的12月12日代表的是其中一個麵向,用時間niconico通過母公司Dwango的動畫分享服務Smilevideo向用戶提供正版的視頻資源,用時間從而聚集起了niconico最早的一批用戶。隨著歌曲和人物形象在niconico上走紅,類應用goodsmilecompany立刻買下了角色的開發權後出品了手辦。《崩壞》係列最初的遊戲《崩壞學園》其實表現也不理想,蘋果下蔡浩宇曾在公開演講中稱它為“屎遊”,2013年米哈遊的移動遊戲總收入僅61萬元。

2014年到2016年前三季度,架多款正是米哈遊《崩壞學園2》風頭最勁的時候。網易推出的《陰陽師》全渠道爆火,屏幕使成為一款現象級手遊,以往主打武俠遊戲的西山居也推出了二次元手遊《少女咖啡槍》。《崩壞2》取得的巨大成就讓米哈遊在當時幾乎一躍成為二次元遊戲的代名詞,用時間而良好的財務營收更是為米哈遊日後的IPO申請早早鋪設好了基石。類應用”一名熟悉米哈遊公司的業內人士表示。

彼時B站正在進行業務調整,希望開展遊戲聯運業務來拓寬變現渠道。當時米哈遊除了聘用了很多備受二次元用戶推崇的圈內“大觸”,比如米栗、ask等做遊戲的美術設計,還特別執著於一些審美細節。

蘋果下架多款「屏幕使用時間」類應用

如果說2016年是由網易的《陰陽師》染紅了二次元遊戲的半邊天,那麽在2017年之春,米哈遊的一紙IPO申請則是把整個行業給徹底點燃。陳飛表示:“現在很多二次元用戶對米哈遊創始人劉偉的感情,和對B站創始人徐逸很像——一半是尊敬一半是羨慕,他倆就是某個領域的開拓者。”上述線下展會負責人表示,二次元用戶很注重品牌,版權意識比普通玩家都強,這麽多年積澱的投入與認可產生了近似信仰的忠誠度,不是那麽容易被取代的。“當時米哈遊的人給外界的印象就是死宅,就算在二次元圈裏也是特別宅的,所以他們跟投資人溝通都特別困難。

或許正是因為發展周期的一致性,米哈遊和B站,一個CP方,一個渠道方,在《崩壞學園2》上做到了完美配合。”這點米哈遊的CEO蔡浩宇自己也承認,他曾在演講中表示,米哈遊一直沒有接受一些活動的邀請,是因為團隊性格都太宅而不好意思作對外的分享。2014年這家公司被杭州米藝收購後,後者又認繳了米哈遊新增注冊資本133.95萬元。宗旨就是,市場運營隻服務好自己的用戶就好。

就像當年的B站一樣,雖然有很多人都看過,但都沒有那個眼光。二次元圈內人士通常都有一套特定的話語體係,米哈遊的團隊尤其如此。

蘋果下架多款「屏幕使用時間」類應用

艾瑞谘詢《2016年中國二次元手機遊戲》報告顯示,2015年我國二次元手機遊戲收入已經達到13.84億元,同比增長153.4%,預測到2017年我國二次元手機遊戲收入將達41.22億元,我國二次元手機遊戲總量出於持續增長趨勢。事實上,陳飛就對數娛夢工廠表示:“米哈遊新推出的《崩壞3》可能會因過於重度的玩法縮小了受眾範圍,以至於表現得不像《崩壞學園2》那麽亮眼,團隊自己也有反思。

“當初那個團隊(米哈遊)誰會投啊?結果大家現在都開始後悔錯過了。如果IPO成功,米哈遊將會成為吉比特後,第二家獨立掛牌A股主板的遊戲公司。假如時光可以倒轉,那麽在5年前的上海灘,一家由三名上海交大技術宅成立的名為米哈遊的遊戲公司,可能將成為所有投資人爭相追逐的香餑餑。“比如開投資人會議的時候,創始人在台上說,脫了褲子就要玩這個遊戲,進門的時候都說ただいま(日語“我回來了”),讓坐在台下的其他人聽得一臉懵逼。前者雖然做了簡化,但仍然構建出具有上述遊戲核心玩法的完整戰鬥體係,用玩家的話說這樣的設定“打得很累”。他說:“絕對領域有一個黃金比例是4:1:2.5,招客服時我們就問一個問題,問絕對領域的黃金比例是多少,答對了才能招進來。

而且,米哈遊也正麵臨越來越多的競爭。招股說明書線上,這是一家以動畫、漫畫、遊戲和小說等產品為載體,深耕二次元文化的互聯網文化企業。

上述社區平台負責人表示:“米哈遊非常堅持自己的宅男審美,人物形象都是小臉小嘴巴,對一些要素也很堅持,比如一定要有‘乳搖’。而對米哈遊來說,米哈遊的《崩壞學園2》通過B站在二次元人群的影響力吸納到了更多核心粉絲。

但在一開始,團隊氣質確實對公司的發展造成了一定影響。一名與米哈遊團隊很早相識的遊戲圈人士回憶說,看著他們從一間小民房,到有一兩間辦公室,再到現在有100多名員工並提出上市申請。

“B站做遊戲聯運不會選《大話西遊》這種氣質完全不符的,當時他們覺得崩壞好玩,又是二次元文化的一部分,這種遊戲在三次元平台上未必能做成,但是跟B站就很契合。上述人士告訴數娛夢工廠記者,在第一款試水遊戲Flyme2themoon上線後,米哈遊團隊曾為開發新遊戲進行融資,但融資計劃卻遲遲未能完成。一些業內人士都向數娛夢工廠表示,米哈遊跟其他很多遊戲大公司不一樣,他們的PPT做得一點也不精美,隻有幾張圖,說出來的詞匯帶有很強的二次元色彩。”在運營推廣上,米哈遊也充分體現了“宅”的特質。

CNG《2016年7~9月移動遊戲產業報告》顯示,手遊TOP50中二次元類便占了9款。”當年天使輪投資米哈遊的杭州斯凱投資有限公司,以現金方式出資100萬,持股15%。

其中最高的是網遊新產品開發40537萬元,其次是遊戲推廣運營17447萬元。其業務分為移動遊戲、漫畫、周邊產品、動畫和輕小說五個板塊,但遊戲是絕對的主營業務,2016年前9個月,《崩壞學園2》占營收比重高達96.34%。

同時,手機遊戲明顯出現氪金趨勢。米哈遊成立的2012年,彼時二次元還是邊緣文化,遊戲產業也依然還是騰訊、網易這樣的遊戲大廠的天下,二次元遊戲還被認為是日本的舶來品或是沒有成氣候的小眾遊戲。

當時誰也沒想到米哈遊能做得這麽大。募集資金將主要用於崩壞遊戲的研發與推廣、崩壞IP泛娛樂化的產品開發與運營、公司技術研發、IP運營基地建設和公司運營資金補充。而《崩壞3》在2016年10月正式推出後,累計流水超過人民幣5億元,月流水過億。但在事先,這些成就誰也無法預見。

二次元手遊在2016年下半年熱度急劇增加,很多傳統遊戲公司開始把目光轉向二次元遊戲。 2012年,米哈遊公司由三名上海交大技術宅研究生在上海成立。

二次元手遊在2016年下半年熱度急劇增加,很多傳統遊戲公司開始把目光轉向二次元遊戲。但到了《崩壞學園2》,米哈遊進一步吸納二次元特色與宅向要素,用“做出讓自己滿意的作品”作為作品好壞的衡量標準和發展目標。

招股說明書的風險提示指出,一般情況下,市場上大多數以IP為核心競爭力的公司都同時擁有多款成熟IP,並憑借IP創作多元化的作品。(應采訪對象要求,陳飛係化名)document.writeln('關注創業、電商、站長,掃描A5創業網微信二維碼,定期抽大獎。

台灣省
上一篇:蔡英文剛說完"我做了很多事情" 麵前的話筒全倒了
下一篇:五一杭州地鐵運營調整 部分路線將延長運營時間